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狐遊澳洲--墨爾本

墨爾本(一)  24-06-04

    坐了一整晚的火車,終於在清晨的微涼中到達了墨爾本。randy要10點才能出到city,所以背著大包就在麥當當耗著了,畢竟比較暖和。嘻嘻。 好象每次出行總是和M記有關系。

    見著了randy,好象憔悴了一點點,熬通宵熬出來的吧。後來去了墨大半日遊,還吃了好吃的蛋糕,美味啊。(就在city裏面,好像是叫Crown的一家店吧。)

    報名旅遊團,送了半日的城市觀光,正愁不知道下午的時間如何打發,正好,不用煩惱了。去了dandenongs。

    墨爾本(二)---- PHILLIP ISLAND  25-06-04

    是不是有時差,還是因為太累了,也許只是養成了習慣,開車,便睡覺。是否,這樣會錯過沿途太多的風景?

    看著一群群小小的企鵝從海浪中探出頭來,然後搖搖擺擺的上岸,內心突然覺得被什麼觸動了。曾幾何時,自己也曾如此的踏入社會;曾幾何時,自己也曾在風浪中掙扎,卻終於還是踏上了歸途。

    岸邊那只翹首以盼的企鵝,是在等待未歸的家人,還是在向上蒼尋問感情的歸向?那一聲聲的呼喚,是否指引著親人的前來? 遊子歸家,也是因為聽見遠方聲聲的呼喚麼?星空很美,指引著企鵝日復一日的歸家之路。那顆為我指路的星星,又在何方呢?

    心裏突然一陣傷感,在微涼的海風中,我聞到了鹹鹹的味道。淚水的劃落,是因為思念,還是不忍別離?在相隔兩個時區的遠方,有我想念的家人,也有不忍說再見的朋友。離別的時候,朋友沒有說保重,也沒有說再見,他們只是叮囑我一路要小心,他們只是相約年底來看我。是否多年後相見,我們依然能給彼此最粲然的笑容? 

    TIPS:
    如果要看企鵝歸巢,最好坐面對大海的最右手邊。因為企鵝是經過兩邊的草叢回家的。基本上沒有從中間登陸的。 走的時候,別錯過了兩邊矮灌木叢中的小傢伙。有的在探頭探腦地找家,有的在悠閒的散著步。  也別忘了仔細聆聽,海風中有那牽掛的聲音。

    墨爾本(三)---- Great Ocean Road  26-06-04

    天氣有點陰陰涼,起了個大早,因為要趕火車出city,結果還是錯過了。連忙打電話給旅行社,被告知如果實在不行,可以參加9:45分的那個團。不過心裏還是希望能趕得上。後來才發現,世事原來冥冥中早有註定。

    連滾帶怕的終於還是趕上了8點出發的團,其中還要感謝小zhuang水妹的飛毛腿。(事後為自己的行徑感到不齒並對zhuang小妹致以崇高的敬意。不是我不想跑,實在是年紀大了,跑不動。)

    天氣還是時陰時晴,而我也終於在進入great ocean road 前成功和同團的獨行帥哥搭話成功。不過自從和帥哥搭上話以後,我就經常遇到同車團友關愛的眼神和曖昧的笑容。該不是我垂涎帥哥的目的那麼明顯吧?

    人生也許就是因為那唯一一次的交集,從此便改變了某些既定的軌跡吧。MIKE明天下午的飛機回芝加哥,而碰巧,還是他的生日。在此,僅希望我的朋友一切安好,8月份的考試一切順利。

    人生總不能事事順景,自從搭上了帥哥以後,天氣總不見轉晴,雨還有越下越大的趨勢。昏。 不過,陰雨霏霏的天氣下,海風和海浪的感覺,是一種令你難忘的經歷。記得曾經看過一段話,大意是:說人定勝天這句話的人,一定是手捧著咖啡圍著暖爐的人說出來的。如此的驚濤駭浪,真的無法相信曾經有人在這個地方登陸過。

    在great ocean road,在如此陰雨連綿的冬季,你是真切感受到大自然的威力,人力如何勝天?在風中,你能真切感受到人的渺小,巨浪卷過,塵歸塵,土歸土。

    看到了12門徒石,大自然的神奇,的確令人歎為觀止。在12門徒石前和MIKE合影。

    題外話:
    旅行,是滋生感情的最佳途徑;旅行,也是暴露人性的最佳試劑。我想,蜜月旅行,是否該在婚前進行?

    墨爾本(四)  27-06-04

    重見了以往的朋友,感覺萬分親切。一路以來,看盡多少緣聚緣散,對“情”之一字,再也不會多抱希冀。得之,我命;不得,我幸。可當時間流逝,當年的笑容依然能夠溫暖你,那種感覺,我不懂如何形容,只是,感覺心裏溫暖。自己依然能有不設防的朋友可以傾訴,也算是人生一大樂事了吧?

    MARCO載著我們到處走。有點累,在車上數次睡著了。嗓子有點疼,也許是著涼了。

    有一邊的耳環不知道掉哪里去了,原來粗心的我,依然是那麼大大咧咧。

    墨爾本(五)---- Sovereign Hill, Ballarat   28-06-04

    人人都說金礦鎮無聊,不過既然已經來了,那就去去也無妨。雖然去了以後我也覺得實在是有點無聊,不過照照相,然後看看以前礦工工作的地方,也不錯。心靈也的確有點震撼。

    一直以為自己也算是經歷過人生的人,其實,原來自己也已經是幸福的一代來。

    晚上留在了Sovereign Hill 看show。整場show只有燈關和音效。“Blood on the Southern  Cross”。 對這個show感興趣,只因為介紹上的一段話:“We swear by the Southern Cross to stand truly by each other and fight to defend our rights and liberties”。感覺很不錯,看的時候,雖然你知道只是音效而已,可是當馬蹄聲響起來的時候,你還是會忍不住轉頭往後看。

    晚上住在了YHA,條件不錯,$ 19一晚上,在金礦鎮內。我們要求3個人一起住,然後給了個應該是4人間我們吧,一張雙人床,還有一張雙層床。雖然有點小,但是房間內有衣櫃,locker;客廳有電視,冰箱,書,廚房用品也很齊全。而且在國外check in check out的手續極其簡便,登記資料,拿鑰匙,然後check out的時候把鑰匙牌歸還就好了。沒有國內拉拉雜雜的一大堆煩瑣的手續。

    也許是因為多天打地鋪,有床的感覺,很舒服。可是居然還是做噩夢了。夢見考試成績,不是fail,就是ID沒有了,要不就是成績怎樣也查不到。嚇了一身冷汗。

    PS:金礦鎮可以買學生票,虧了。 是因為外表已經太蒼老,還是心裏已經不當自己是學生了?anyway,還是無所謂了。

    墨爾本(六) 29-07-04

    幾乎有半天的時間都在車上度過,終於在朋友家把照片導了出來,不過有些事情,也走到了盡頭。

    Ran發了MSG過來,問:給你作個測試,在你心裏覺得我最像下邊哪個事物:天空,海洋,森林,小溪,跑車,小屋,田園,水果,白雲,微風。我說,那麼多,讓人咋選啊。他說那就選倆吧。我說那就海洋和水果吧。昏死,結果做他便宜媳婦了。

    下午去了皇家植物園,其實也就是一個大花園吧。也不知道走進去沒走進去。安魂殿到是看了。也許是因為weekday黃昏的緣故吧,沒有什麼人,很安靜的感覺,還碰巧看到了降旗。應該是每天的儀式吧,一個旗手,一個護旗。大家都自覺的肅立,以示尊重。我覺得如果只是悠閒的散步,這裏到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許多人說無聊,也許是因為澳洲的花園實在是太多了吧,尤其是在墨爾本。

    晚上去了CASINO。哇,神指兩點,就聽得叮叮噹當的硬幣聲,真開心呢。其實也就是20來塊錢啦,不過開心啊。然後和zhuang買了2個雪糕吃,不錯不錯,味道正點。可惜忘記那間日本小店的名字了,是3個字的店名,就在CASINO出來後,華納兄弟那間店的旁邊。吃了綠茶和檸檬的,檸檬那個還有金橘粒,酸酸甜甜的,很醒胃呢。

    不得不一提CASINO的自助餐。這次我們去得早(6點pm不到就排隊候座了),所以坐到了窗邊。看著city yarra river的夜景,逢正點前面的石柱開始噴火,倒也極其壯觀。不過就是拿東西吃的地方有點遠,而且盤子比較重,挺鍛煉手力的說。現在是weekday 做特價,$ 12.9。東西做得就大眾化而已,不過蛋糕可以試一試,還可以自己擠cream做個甜筒。不過擠的時候可要對準來才好。

    墨爾本(七)  30-06-04

    天陰,下雨,巨冷無比。

    去了St. Kilda beach,然後吃了一個很特別的甜品。那家餐廳的氣氛和服務都超好。每想到自己還是惡俗了一把,因為只是吃了一個甜品,看看別的桌子,全部不是紅酒就是白酒,吃完了ENTREE 吃MAIN COURSE。不過外國也是這裏好吧,無論你吃什麼,他們臉上的笑容始終沒有改變。

    還去看了ART GALLERY,燈光和展館佈置真的不錯,不過昏黃的燈光讓我昏昏欲睡。最過癮的我覺得要數OCEANIC那個展館吧,木制的面具還有裝飾畫,很有feel(偷偷拍了照片,西西)展館裏面還有觸摸式的電腦讓你坐下仔細看展品的介紹,可惜對著昏暗的光線,我只想昏睡。 也許藝術,還是和我無緣的吧。

    看了那條號稱另類前衛的brownwick steet。店鋪的裝修的確很不錯,很有風格,街頭的塗鴉也很有個性和特色。照了很多照片。開始去的時候因為不知道路,所以下早了。走了半天,都不覺得如何有特色,還好堅持走了下去,的確值得去看看呢。

    附注:那家在St Kilda beach旁的餐館叫Danovans,地址:40 Jacka Boulevarel, St Kilda  電話:03-95348221

    墨爾本(八) 01-07-04

    今天天氣還好,就是風還是很大。終於睡到了中午才起床,感覺很爽。哎,自己還是一只愛睡的小睡豬而已吧?

    在墨爾本的最後一天了,也開始了一個人的旅程。許多人不解,一個人的旅程可以有何樂趣。我也無法解釋,每個人的看法和經歷都不同,如何能有一個歸結?就如有人對Cappuccino情有獨鐘,可是我卻至今無法喜歡。

    在city逛了半圈,買了個lighter,很久沒有抽煙了,回到廣州以後,我想我也不會再去碰香煙了吧,是否人在不同的地方,總會有不同的acting?

    在Starbucks買了杯coffee latte,沒加糖,好像味道也不太濃。許多東西,也許真的再也找不回當初的感覺了吧。懷念Perth Fast Eddy’s 的Latte,細長的玻璃杯,奶色和咖啡色的混合,讓你不忍心把它喝下去。想是否該轉去蛋糕店,不過算了,我也只是想找個地方歇歇腳而已。

    這幾天的頭一直有點痛,不知道是不是吹太多風的緣故?

    咖啡有點苦,溫溫的滑進心裏。不禁有了疑惑:究竟是多情的人苦些,還是無情的人苦些?在Starbucks坐了一個下午,就是發呆。

    晚上的火車去阿得雷德。和Jay小倆口一起吃了飯,然後他們陪我到了火車站,不知道何日才能再相見呢?心裏其實是傷感的吧,上車的那一刻,我甚至不敢回頭,因為心中有離愁別緒在蔓延。真不知道這一別,何日才能再相見。

    上了火車,沒有想像中的好,不過座位倒挺寬敞的。火車上還有電視看,不過聽說澳洲的洲際火車晚上不是太安全。還是自己多加小心吧,寧可多個心眼,也總勝於壞了旅遊的心情。

    和朋友說電話,好像已經到了擦槍走火的地步了吧。哎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有時候自己會想,是否我已變成一個愛無能的人?不會再輕易的付出真心,害怕真情的付出只是換來再次的傷害。是否破碎掉的心,真的無法再復原?我知道,感情上的傷害誰都會經歷過,我也不敢說自己所經歷過的事情有多慘絕人寰。只是,這幾年來所經歷過的事情,總是讓自己有歷盡滄桑的感覺。唯一讓自己感到心還活著的時候,是和朋友一起時的真心快樂。只可惜,真心的朋友總是越來越少。

    突然莫名的想起一句話:我們都是單翼天使,唯有彼此擁抱,才能飛翔。我一直都是那只單翼天使,以為自己能飛,結果卻是一次又一次地摔得頭破血流。
返回列表